速写对美教的重要意义

我们知道美术教育是以美术为教学内容的学科教育实践活动,既然是实践活动,笔者认为它就会随着生产力的进步而进步,随着科学的发展而发展,从而变得更加严谨和完善。随着西方绘画的传入,现代中国的绘画种类变得越来越多,这也给美术教育带来了难题。例如,在中国画学习者的心目中,光影和结构线就可能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矛盾。其实,细细揣摩的话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联系,东西方人都生活在共同的世界中,物体之所以能被看见都是依赖于光。所以不能盲目地讲西方人用光影造型而中国人就对光的存在视而不见,在这一方面,应该说中国人选择了以线造型。因为在点、线、面三者中,线是一个中间者,中国画选取了线作为造型手段是一个最为便捷的办法。不管中国画以后的发展取向如何,中国画“以线造型”是不变的。线是中国画表达画意的很重要的方式,在入门训练中线的运用甚至比笔墨的锤炼更为重要。纵观中国画的发展史,每一位成功的中国画家都有一手过硬的速写功夫。而中国画历来所讲的“目识心记”、“澄怀味象”的造型取向,就是中国画在造型中从静态训练向动态训练的升华。因此,速写在整个中国画教育中是基础之基础,是至关重要的。速写是古今中外画者敏锐捕捉生活感受的首选手段。它能使绘画学习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然而事实却是,我们的教育活动往往忽略了对速写这个基本功的重视。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

这种情形的出现实际是与各大院校的课程设置有关系的,很少有学校会开设速写这门课,它们开设更多的基础课程是素描、水粉等,但是不管是头像素描、半身素描还是全身素描,要想真正把握其艺术的精髓,就必须掌握速写的本事,这样才能很好地把握对象的形和神,才能画出对象最本质的东西。而一些学生对美术实践课存在着认识上的不足,急功近利是他们的普遍特点,他们往往为所画线条、块面是否与实物接近而或喜或忧,有的甚至看一眼画一笔,不加理解地去模仿,久而久之,这种没有真情实感的学习方法会使学生丧失自信。学生很多时候在自觉不自觉地与大师相比,事实上,学生与大师有着很大的差距,学生的习作没办法和大师们成熟、精到的作品相提并论。任何一位成熟的画家都是经过长期严格的训练,练就了过硬的速写功夫,才达到了心、手、脑高度统一的境界。由此可见,学艺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而是讲求厚积薄发。试想如果没有“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执著,没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苦苦追寻,又何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美丽结局?所以培养学生的艺术情感,并把这种情感融入速写学习中十分重要。

在这里笔者强调的是速写训练的重要性,速写作品则是作者对客观物象的一种转化,其中多了一层转化关系,美术专业的教师应该将这种转化关系充分讲解给学生听。其实,速写也是绘画的一种语言,其训练的意义是提高学生的造型能力,使其熟练地掌握绘画语言,更加深刻地培养学生的艺术感觉和艺术修养。而这些就对教师在教学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仅要有过硬的速写功夫,而且要有很高的责任心。首先,教师应该在整个的专业课教学活动中把速写训练当做教学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让画速写成为学生的一种习惯;在具体的教学活动中,教师应细心引导学生把临摹的东西运用到写生中去。其次,当学生的能力达到一定水平,教师就要开始引导他们用绘画的眼光去观察、分析所要描绘的物体,注重自己的内心感受,并将对象的“神”表现出来,真正做到精确表现物体的灵魂和精神状态。

绘画大师亨利?马蒂斯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素描是属于心灵的,那么色彩则是属于感官的,你必须先画素描,培养心灵,并能把色彩导入心灵的轨道。”这句话生动地说明了作为基础课程的素描和色彩之间的联系。在这里我们要说明一点,就是速写在二者之间起到了一个关键的作用,它能把色彩带入我们心灵的深处,使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和阐释客观物象。因此,速写是美术工作者的立身之本。搞美术创作,速写不是可画可不画的,而是必修之课,因为它是万变之源。而现在速写能力的弱化已极大地制约了学生专业能力的提高,尤其是其最终创作的表达,因此,加强学生对速写重要性的认识以及加大教学中教师对速写训练的指导力度十分必要。我们知道历代诸多优秀的艺术家无不以速写为手段深入生活、表现生活,从而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素材。速写画得越多,素材越丰富,积累的形象就越真切,创作就如有源之水,自然而然产生出来。有成就的艺术家无不是从速写的实践中获得艺术的真谛,速写是他们艺术成功的奠基石。面对极端复杂、万象纷至的事物,画者要做到敏锐、简练、概括地抓住事物的本质和特征,这种能力就必须靠速写来锻炼和保持,所以速写不仅仅是绘画基本功的锻炼,也挖掘了画者的天性、才气等潜力。

速写是提高学生观察能力、造型能力和审美能力的有效途径。它不受绘画时间长短的限制,主要通过简练灵动的线条表现对象的特征,学生可大胆夸张、取舍,用不同的线条表达自己内心的不同感受。它工具简单,随手可得,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创作。它表现技法多样,有表现明暗变化的速写,有类似白描的速写,有线条极为夸张的速写,等等。另外,钢笔速写、炭笔速写也别有趣味。速写对客观条件要求极低,但表达范围极广,这是其他绘画表现形式所不及的。从古到今,中国或外国的艺术家都无一例外地进行速写。中国画家历来都有粉本,最早我们可以看到唐代画家的速写。在国外,意大利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荷兰的伦勃朗,法国的德拉克洛瓦,俄罗斯的列宾、苏里科夫,德国的珂勒惠支,等等,他们在创作大量作品的同时,都留下了难以计数的速写画稿。

速写,是美术教学中不可忽视的教学内容,速写训练可以提高学生的绘画基本功和审美能力,是培养学生感知生活、体验生活、表达内心的一种形式。因此,我们说没有速写内容的美术教学是不完整的,忽视速写也必然影响美术教育的发展。速写同时也是美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能仅仅停留在为了应付考试的层面上,它是一名画家、一名艺术工作者艺术实践的奠基石。美术教育工作者要时刻关注速写在整个美术教育中的重要地位,努力培养学生形成每天画速写的习惯,为中国绘画教育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相信经过日积月累,学生终会获得“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美好结局。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